网站首页 / 走进涡阳 / 历史名人

张宗禹

阅读次数:4705 作者: admin 发布时间:2013-05-06 00:00
【字体:  
打印

    张宗禹,生于清嘉庆、道光年间,雉河集北张大庄人,家道殷富。父张富新,性迂谨,平素以封建礼教管束张宗禹,指望其读书出仕。张宗禹虽喜读书,但不屑应试。年稍长,即交往诸捻众。咸丰元年(1851年),张乐行率众围永城时,张宗禹虽未参加,但与其有所联络。一次,张宗禹与父发生龃龉,被打,跑至张乐行处。当时,张乐行准备起事,即收张宗禹为师爷,其父横加干禁,遭张宗禹反抗,父子之情遂绝。
    咸丰六年(1856年)正月初,雉河集会盟,张宗禹领正黄旗兼领镶黄旗,是张乐行的禁卫军。咸丰七年( 1857年)夏,张乐行命张宗禹率若干旗部众赴五河打捎。张宗禹问道:“他部不听将令奈何?”乐行答:“斩之。”打捎归途中,叛捻李兆寿督兵乘船追踪。张宗禹传令拒敌。蓝边黄旗旗主张文亲信随从18人,拒命不从,张宗禹全数诛之,即挥令反攻,大败李兆寿。张文向张乐行泣诉亲信被杀。张乐行询问张宗禹,张宗禹答道:“奉叔命,禹不敢违。张乐行说:“汝真阎王哉!”张宗禹外号“小阎王”即此始。
    咸丰十年(1860年)正月,淮南战场失利,张宗禹在淮北联合刘玉渊等,出敌意料,急行军奔袭苏北,攻占苏北重镇清江浦,杀淮海道员吴葆晋、通判沈鸿、副将舒祥等。
    同治二年(1863年),僧格林沁重兵围攻雉河集,张乐行命张宗禹等突围入豫,联合陈大喜部捻军回攻清军。张宗禹率军化整为零,从太和元墙西集入豫,与陈大喜部合兵。是年五月,张宗禹闻张乐行殉难,率部攻占雉河集,杀叛徒杨瑞英、王怀义。西阳、高炉、石弓山、义门集等处捻军复起,跟随张宗禹,抢烧清军粮台。同年秋,闻僧格林沁率军南下,张宗禹率军再入河南,同陈大喜、任柱等部联合西北太平军共同抵抗清军。
    同治三年(l864年)春,天京被围,张宗禹等率部随西北太平军陈得才部东下回救,途中遇敌阻挡,徘徊在湖北境内。是年夏,天京失守,张宗禹与太平军部将赖文光、马融和等合围湖北麻城,被清军陈国瑞部所败,退军入皖中宿松、望江、潜山、太湖之间。当时,张宗禹部已易步为骑,一人数马,以备补充。
    同治四年(1865年)春,张宗禹采用“打围战术,走尉氏,诱引僧格林沁军。僧格林率部追至,张宗禹又西南走临颍,折东走郾城,又向南去西平、遂平,转而东南走汝宁,忽南忽北。三月,张宗禹率军北上,日夜兼程100余公里,由李八集渡黄河故道入山东。数日之间,越曹县、单县、定陶、城武、菏泽、郓城、巨野、金乡、济宁等地,纵横驰驱,逼近直隶边境。清政府斥责僧格林沁纵捻北来。僧格林沁暴跳如雷,率军数十日不离马鞍,  “士兵手疲不能举缰索,以布带束腕,系肩上驭马”,  40余日,奔驰不下一二千公里,死亡数百。
    张宗禹为拖垮僧格林沁军,忽而南奔,忽而东趋。四月二十三日,张宗禹见时机成熟,率部屯伏在曹州的葭密寨柳林中,设下北、西、东三面埋伏,用小部哨兵向解元集进击诱敌入翁。清军中伏击,败退入高楼寨。张宗禹率部队追赶,战至日暮,挖战壕为寨。次日,全歼僧格林沁马队1万余人。杀僧格林沁及内阁学士全顺、总兵何建鳌、额尔经厄等文武官员多人。
    曹州大捷后,张宗禹率军南下雉河集。五月间,张宗禹、赖文光率军入新设的涡阳县境,攻占龙山。在涡阳城(即雉河集)北台子寺,败英翰所率的清军,纵兵围困清军雉河营盘。六月三日,张宗禹战败,退至王家洼装旗,入河南境。
    河治五年(1866年)9月,捻军在河南许昌召集会议,分军为二。张宗禹统帅幼渥王张禹爵、淮王邱远才等,率本部军西上,称为西捻军。
    张宗禹率西捻军入陕西,在灞桥败陕抚刘蓉所率的30余营,转而围攻西安。同治六年(1867年)二月,为湘军刘松山所败。张宗禹率部沿渭水南岸西进,抵达渭北,入陕西回民军活动区域。张宗禹想联合回民军抗清,未能成功。同年秋,张宗禹将主力集结在陕西蒲城,继而至白水、洛川等地,在陕北中部击败湘军刘松山部,并在宜川云崖镇建立基地,占领绥德、安塞、延川等城。十一月,张宗禹率军破绥德,得任柱告急书,遂率军拟东出潼关。有一百姓前来献计:“清军蚁聚山东,直隶必虚,若引兵出彰、怀,踽大名,直逼北京,则山东敌军,必返军宿卫,而任、赖之围不战自解矣。”张宗禹从之,率军由延安至延长。探得龙王场刚结薄冰,无法通行;东岸清军防守甚严,便退军20余公里,命幼渥王张禹爵带短刀手五百名,乘夜结冰渡黄河,拔清军鹿寨,焚烧堡垒。同治七年(1868年)正月,张宗禹率军走定州,三四月间,转入南皮,直扑天津,闻任柱已死,赖文光被俘,即走定武。见“余粮栖亩、欣然色喜”,便在运河东休整人马。五月,张宗禹率军在滨州白桥与清军刘松山、陈国瑞、张曜、宋庆等部战,失利;在海丰再战又失利,遂率军走吴桥。途遇伏兵,幼渥王张禹爵战死。六月,豫军张曜、宋庆会合诸路清军,在济阳东北黄河与徒骇河间围攻张宗禹。张宗禹败,部属死亡甚多,残部在邬家渡踯蹰不前。此时,阴雨连绵,平地汇成泽国,战马不能驰骋,百姓避水入圩。黄河水倒灌入运河,涨三尺,清军水师炮船猬集。张宗禹粮草俱绝,渐入困境,率18名亲兵突围出走。因连夜奔走,人马困顿,息于场屋内。众人酣睡起,见张宗禹仅遗双履,已不知去向。
    张宗禹的下落,李鸿章奏称是投水而死,为一说;由徒骇河凫水浮海至沧县孔庄隐居,后病死,为二说;失败后逃至俄罗斯,为三说。 

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